實時滾動新聞

從1G到5G 中國通信在變革中騰飛

2019-09-29    中國質量萬里行    記者 羅克研    點擊:

  在中國古代,傳遞信息要靠烽火臺、飛鴿傳書、驛站來進行。“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在戰爭時期,通訊的重要性就更加明顯。

  新中國成立后,1949年11月1日,“郵電部”作為一個國家機構宣布正式成立。

  整個通信行業,和中國百廢待興的其它行業一樣,都期待改革。

  從1951年到1973年,人民郵電和電信先后兩次合并。總的來說,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這一時期我們的通信行業發展戰略并不明確,通信技術也沒有什么明顯進步,我們和國外的差距不斷拉大,老百姓的通信需求并不能得到很好的滿足。

  70年代末,中國迎來了改革開放,落后的中國通信事業也開始奮起直追,把注意力集中在固定電話和程控交換技術上。八十年代,全國各地忙著開通程控交換業務,推動電話普及。在積極引進的同時,中國通信也在模仿和學習中成長。

  華為和中興等中國通信企業,都是那個時候成立起來的,包括很多國營通信企業或合資企業,都在那個時候積累內功。

  群雄逐鹿GSM與CDMA之爭

  回顧過去,中國進入1G時代的世界可以說落后了很多,1987年,廣東第六屆全運會上蜂窩移動通信系統正式啟動,才標志著1G時代的到來。而在1G模擬時代,中國的通信市場則全部被國外壟斷,因為1G模擬時代并沒有形成統一的標準,所以各個國家都推出了自己的通信系統,總共有來自七個國家的八種制式的機型或網絡壟斷了中國的通信市場。

  這個時候中國在通信領域完全被國外所鉗制,到1990年,我國第一部由中興研發的數字交換機ZX500面世,才逐漸打破了西方的技術壟斷與壁壘,但是市場仍是國外企業主導。

\

大哥大是當年土豪的標配

  80年代,隨著移動通信技術的日益成熟,手機逐漸在世界各地流行。我們見到的最早的手機,就是港片中的大哥大。大哥大時代是很短暫的。很快我們就迎來了GSM時代,也就是2G時代。

  1993年9月19日,我國第一個數字移動電話GSM網在浙江省嘉興市開通。1994年,原郵電部部長吳基傳打通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GSM電話。

  在通信技術不斷更新的同時,中國的通信行業也在發生變化。國家一方面推進體制改革,開始實施“郵電分營”,另一方面成立了更多的運營商,引入了競爭賽馬。

  從90年代中期開始,中國吉通、中國聯通、中國移動以及中國電信相繼成立。這些運營商的成立,預示著中國通信行業將迎來更大的改革浪潮。

  隨著2G時代的開啟,GSM開始了在中國市場的漫長統治。

  1995年,中國移動開始使用歐洲電信標準委員會提出的GSM技術建立2G網絡,由愛立信提供設備。1999年,中國聯通開始與高通談判關于引進基于CDMA技術的2G網絡,直到2001年才塵埃落定。

  這2G,一用就是10年。

  當時國內的2G網絡全程建設都大幅依賴國外設備進口,從基站到手機無不如此。在經歷25年后,2G網絡也開始退出歷史舞臺。

  “中國標準”在爭議中橫空出世

  為了縮小與國際主流通信技術的差距,在3G標準制定之時,中國力排眾議一定要提出看似十分雞肋的TD-SCDMA標準。TDD標準甚至已經被初創公司西門子放棄,中國依然向3GPP提出了自己的TD-SCDMA標準,意圖的,就是在3G標準中占據一席之地。

  在工信部和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幾大重量級話語權拋下之后,ITU(國際電信聯盟)通過了TDSCDMA標準,與歐洲的WCDMA和美國的CDMA2000并列3G的三大標準。TD-SCDMA標準由于是中國自主提出的,技術尚不成熟,甚至由于國際通信設備供應商的不合作,設備供應都成了巨大問題。因此推廣TD-SCDMA這一重任,則由工信部交給了中國移動。

  中國移動在3G推廣中作出了巨大犧牲。中國聯通則擁有WCDMA,中國電信拿到了CDMA2000。

  關于TD-SCDMA標準,時至今日,一直仍在業內有不同爭議的聲音存在。

  有“TD之父”之稱的李世鶴早年曾稱,TD-SCDMA在全世界都會得到運用。面對TD-SCDMA的現狀,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堅稱,現在的TD-SCDMA發展得很好,它將中國的通信行業帶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從TD-SCDMA走到TD-LTE是一個自然的發展過程。

  TD產業聯盟秘書長楊驊也堅持認為,TD-SCDMA改變了世界通信業的格局,使中國在全球通信業的技術標準里有了發言權。他還認為,TD在人才培養、引領創新、產業鏈養成等層面做出了貢獻。

  大部分受訪的電信業內人士不同意上述看法。

  電信制造商前高層認為,推動TD-SCDMA的過程既不符合市場規律,也沒有遵循技術規律,其客觀結果是過大于功。“它不僅讓中國移動用整個3G時代的市場來埋單,還影響到了用戶在現在4G網絡中的體驗。”他說,“以國家意志強力推進TD-SCDMA,延緩了中國移動成為全球最大電信運營商的步伐,也使得所有運營商的戰略選擇變得困難,不得不在3G還沒收回投資的情況下就匆忙投入4G。同時,它也引導中國的電信制造業走了一段不應該走的彎路,把有限的資源和智慧投入到了錯誤的方向。”

  多位電信業內權威人士認為,“TD-SCDMA更大的影響是延誤了中國的整個電信市場,用戶和整個產業的發展都付出了代價。用戶在很長的時間里,失去了享受更好移動互聯服務的機會,某種程度上甚至可以說TD-SCDMA阻礙了整個中國移動互聯網的發展。”

  2009年1月7日,工信部為移動、電信和聯通發放3G牌照,此舉標志著我國正式進入3G時代。

  與此同時,以蘋果iPhone手機和安卓手機為代表的智能手機迅速崛起,取代了曾經遍布全國的功能機。進入3G時代之后,運營商之間的競爭進一步加劇,各自推出了自己的3G品牌,瘋狂爭奪用戶。3G時代并沒有持續很久。

  艱辛追趕的4G之路

  國際標準組織3GPP關于LTE(4G)標準的研究是從2005年初開始的。2007年11月,3GPP接受了中國移動聯合27家公司提出的TDDLTE幀結構方案。

  2008年2月,在TD-LTE標準達成一致之后,中國移動宣布加入英國沃達豐及美國Verizon的聯盟,共同研究LTE4G技術,包括TD-LTE、LTEFDD。

  從全球技術進程來看,LTEFDD的強勢鋪開也從另一方面推動了中國盡快上4G的決心。

  一般來說,在通信行業,技術差距在一年左右可以彌補,但如果差距拉長兩年或更長的時間,這個技術引導的產業可能就處于從屬地位,主流運營廠商只會跟進,不會將其作為重點。

  美國運營商Verizon自2010年開始商用LTEFDD,之后不斷有運營商跟進LTEFDD網絡。中國如果不愿意讓TD-LTE成為邊緣化的技術,應該盡快發4G牌。

  2010年4月15日,由中國移動建設的全球首個TD-LTE演示網在上海世博園開通。

  2012年3月30日,浙江公司在全國率先開通4G體驗網絡,并在杭州B1公交車上推出4G免費體驗。

  2013月12月,工信部向三大運營商發放了TD-LTE4G牌照。出于保護TD-LTE產業發展考慮,工信部沒有發放LTEFDD牌照。

  這等于給了中國移動搶跑4G的機會。

  業內認為這一切的根源在于TD-SCDMA。到了2013年,中國移動受TD-SCDMA之累的情勢已很明顯,為了平衡產業格局,中國只得提前上4G。“因為等待TDSCDMA成熟,中國錯過了2003年發放3G牌照的最佳時機,沒有與全球走在同一時間點上。而2009年,中國硬要TD-SCDMA獨立組網,為了改變由技術劣勢影響而帶來的市場競爭力下降,中國移動只能迅速推動TD-LTE標準和市場的成熟,用4G彌補TD-SCDMA的不足。這也導致了中國4G的時間表提前。”此前有電信制造商高層感嘆。

  為盡快上馬4G,中國移動的TD-LTE基站建設規模從2012年的2萬個迅速增加到2013年的20萬個,再到2014年的70萬個,遠遠超過多年來TD-SCDMA基站的總和。

  其實在中國移動商用4G時,TD-SCDMA網絡已經初具規模。

  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年底,TDSCDMA基站數達到50萬個,全面覆蓋所有城市及鄉鎮。野村證券統計,僅網絡建設,中國移動在這張TD-SCDMA網絡上耗資超過1880億元。

  據工信部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新建4G基站43.9萬個,總數達到372萬個。截至2018年12月底,4G用戶總數達到11.7億戶,全年凈增1.69億戶,普及率接近84%。

  縱觀中國15年的3G/4G發展歷程,艱辛難度遠超他國。國土面積龐大,基站建設總數和投入大幅多于其他任何國家。但是帶來的優勢也是顯然可見。用戶基數大,并且隨著發展和開放,用戶的經濟條件和對于新技術的擁抱程度顯然好過當初。前期基站和通信基建的巨大投入使得中國的4G信號強度和網速已經位于世界先列,再也不是雞肋般的存在。

  近日,在國新辦發布會上,工信部部長苗圩表示,70年來,中國建成了全球規模最大的信息通信網絡,中國的人口占世界人口大概1/5,但是4G的基站數量占到全球4G基站數量的一半以上,“也就是我們平均每個人享受的信息基礎設施水平遠遠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

中國4G基站占全球一半以上

  據工信部數據顯示,截止到2019年5月,全國建成437萬個4G基站,4G用戶超過12億,實際占了全球5G基站數的70%。

  只要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就有有信號覆蓋。哪怕成本再高技術再難,也保證完成網絡覆蓋任務。

  我國成為網絡覆蓋能力最強、效率最高,網絡服務水平最好,但價格最便宜的國家。

  5G成未來中國通信崛起關鍵

  2017年8月5日,國務院宣布將在2020年全面啟動5G商用。2019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向四大運營商: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以及新入局的中國廣電發布5G牌照。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5G產業經濟貢獻》報告指出,未來5年內,5G商用直接帶動的經濟總產出高達10.6萬億元,將直接創造超過300萬個相關就業崗位。如此巨大的蛋糕,中國不急于一口吞下。

  全球性的通信標準不僅是一項技術標準,而是關系到產業發展和國家戰略。近代以來,移動通信一直是國家關鍵基礎設施和經濟增長新引擎,也是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重要驅動力,很多發達國家都將移動通信視之為“構筑競爭優勢的戰略必爭地”。

  5G時代的到來,與此前通信技術迭代一樣,將標志著新一輪全球經濟話語權的洗牌。5G標準的競爭,決定了未來其他地區必須遵循的技術規范和游戲規則,掌握5G標準就掌握了未來國際競爭的主導權和控制權。

  專利德國專利數據公司IPlytics公司發布了5G專利競爭態勢報告曾指出:5G將促進數以萬計的新產品、新技術和新服務的產生,并將提高生產力,創造新產業。全球5G網絡將統一移動通信,并通過物聯網(IoT)將萬事萬物連接到一起。5G技術可以將車輛、船舶、建筑物、儀表、機器和其他實體物品與電子、軟件、傳感器和云連接起來,嵌入式5G技術將允許機器在物理世界中交換信息、集成到基于計算機的系統中。近年來,3G和4G的專利權人控制了智能手機行業中移動技術的利用方式。因此5G的專利權人也可能通過在各個市場實現5G連接而成為技術和市場的領導者。

  根據德國專利數據公司IPlytics公布的數據顯示,華為和中興排名5GSEP專利數量分別位列第一和第五。而華為、中興、中國電信科學技術研究院、OPPO四家公司一共占據了超過36%的5GSEP專利。這一數字超越任何一個國家。

  5G的技術攻關和布局,對我國完成“中國制造2025”計劃至關重要。5G研發中體現的中國智慧如今令全世界都刮目相看,對于國家未來轉型起到了承上啟下作用。

  而待布局完備之日,就是中國5G騰飛的時刻。

  縱觀中國通信產業,經歷了“1G空白、2G跟隨、3G突破、4G同步”的發展軌跡。5G,將成為中國真正左右世界通信業的起點。

中國質量萬里行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Copyright © 2002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質量萬里行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4432號     京ICP備13012862號
三分pk拾计划全天计划